美国6600亿疫情救济款被瓜分

2020-07-08 08:23:02 文章来源:网络
  为帮助深受疫情影响的小型企业保住就业岗位,美国政府在今年4月正式实施规模高达6600亿美元的"薪酬保障计划"(简称PPP),为提出申请、符合条件的公司和机构提供贷款。然而当美国政府6日公布接受救济贷款的企业名单时,美媒发现,这项计划的"水很深",一些与华盛顿权势人物有潜在利益关联的机构也出现在这份名单上,包括与特朗普女婿库什纳、交通部长赵小兰、数名两党国会议员等有关联的产业,特朗普名下写字楼内的20多家商户亦拿到了"救济款"。"政府正在发钱,队伍快排到了拐角处,但领取者不是本该受到资助的小企业。"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经济学家艾伦·克莱恩这样说。被各种利益牵绊的PPP能否发挥实质作用尚不可知,而造成经济严重受损的新冠肺炎疫情在该国仍然看不到好转的迹象。6日,美国新增病例数高达4.7万例。颇为讽刺的是,特朗普政府依旧不愿承认眼前的危机。当被问及全世界现在如何看待美国时,白宫发言人麦肯纳尼说:"我认为,全世界都将我们看作抗击新冠病毒的领导者。
  有血缘的企业"获得贷款
  在国会议员和媒体的压力下,美国政府小企业管理局6日发布了公私伙伴关系报告。根据该报告,截至6月30日,该项目共拨款490万美元,总额为5214亿美元。美国政府公布的名单是针对已获得逾150000美元救济贷款的借款人,共有660000家小企业和非营利组织。尽管86.5%的贷款不超过150000美元,但这是美国政府刺激计划最详细的披露。
  华盛顿邮报"说,从名单上看,救援项目在选择融资目标时是"随意的",其中包括"血缘良好"的公司和机构。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Kushner)的家族财产总共获得135万至300万美元的贷款。美国运输大臣赵小兰家族经营的一家航运公司至少获得了350000美元的贷款。
  据美国媒体报道,至少有7名国会议员或他们的配偶获得了房地产贷款,包括那些直接参与制定相关规定的人。例如,共和党众议员赫恩3月份致函参议院和参议院的两党领导人,呼吁增加对连锁企业的贷款。他经营的快餐连锁店也在名单上。
  民主党人脉"也在"救济"名单上,比如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Pelosi)的丈夫有关的公司,以及由前奥巴马竞选经理梅西纳(Messina)创办的一家咨询公司。
  纽约时报说,总统似乎也从政府项目中受益,至少是间接的:华尔街40号,这是一栋特朗普名下的办公楼,总共从华盛顿和纽约的22家商人那里获得了至少1,660万美元的贷款,在华盛顿和纽约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各有一家餐厅获得贷款。一家为特朗普连任竞选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筹集资金的公司获得了超过100万美元的贷款,而另一家帮助特朗普制作政治广告的公司则获得了数十万美元的贷款。
  据报道,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卡索维茨也从PPP项目中获得了500万至1000万美元的贷款。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卡索维茨的公司负责商业交易和其他事务十多年。在"通过俄罗斯"调查期间,这名律师代表特朗普。
  自我交易
  一些美国媒体评论称,这份名单的公布可能会进一步激起人们对救助计划的愤怒。消费者权益监管机构"社会公民"(Social Civil)的创始人克雷格·霍尔曼(Craig Holmann)告诉媒体,参与制定计划的政策制定者不应被允许从纳税人支持的贷款中获利,"这就引发了自我交易的问题"。
  美联社七号报道称,据"社会公民"发布的另一份新报告称,与特朗普有关联的40名游说者在PPP项目上发财,帮助客户获得超过100亿美元的救济贷款。这些说客中有许多是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捐赠者或筹款人。"华盛顿的沼泽充满活力。"该报告的作者唐纳德·里斯(DonaldLis)说。美联社(AssociatedPress)表示,救援资金被视为这个因疫情而在经济上崩溃的国家的生命线,但它也发起了一场熟悉的游说盛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以"排放沼泽地"的口号向选民承诺。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PPP贷款遵循"贴近地面"的原则,不评估申请者的需求。救济贷款也由私立学校为精英学校提供资金,由富有的华尔街公司支持的大型连锁企业提供。华盛顿一些最有影响力的游说者和政治顾问也获得了贷款,尽管他们在项目中受到了限制,但他们很可能在申请时强调不受限制的商业领域,从而有资格获得贷款。
  还有人质疑美国的小企业救助计划是否会帮助就业。华盛顿邮报"称,近9万家获得贷款的公司和机构没有承诺重新聘用或创造就业机会。另外10家公司各获得了500万至1000万美元的贷款,但它们承诺的就业岗位总数只有一个。
  从什么时候起,美国就输掉了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战争?
  北京时间七号二十四点,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美国有294.8万例确诊病例和130400例死亡。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6号新确诊病例为47000例,新增死亡300多例。7月前五天,美国在三天内打破了新确诊病例的记录,14个州达到一天高峰。"我没有任何症状,但是检测结果是阳性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亚特兰大市长拜登6日在社交媒体上说。
  据《纽约时报》6日报道,在美国新奥尔良的一个检测点,人们从黎明开始就在检测点排队,但在早上8点开放后5分钟,检测工具就用完了。"随着美国各地病例激增,新的"检测危机"已经出现。"陷入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数月,美国城市仍然缺乏检测能力。在气温高达37摄氏度的凤凰城,居民开车排队要等上八个小时。 在圣安东尼奥和其他感染人数持续上升的大城市,城市官员已被迫宣布限制只对有症状者进行检测。报告说,美国的测试能力没有跟上其他国家,特别是一些亚洲国家的步伐。 上个月,中国武汉在几天内完成了650万人的测试。 但显然,特朗普并不这么认为,他6日在推特上高呼:"我们伟大的测试计划继续遥遥领先于世界!"。
  清醒的人仍然担心美国的状况。在六号的一次网上对话中,美国流行病学家福克警告说,美国仍然陷入第一波流行病的"泥潭",现在情况严重,美国人"必须立即解决这个问题"。
  从什么时候起,美国就输掉了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战争?我们怎么可能成为国际上的贱民,甚至不被允许去欧洲?"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6日写道,转折点发生在4月17日,当时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解放明尼苏达州"、"解放密歇根州"和"解放弗吉尼亚",实际上是在宣布支持抗议者向州长提出的结束封锁的请求。
  克鲁格曼写道,许多评论认为,美国应对艾滋病的失败源于美国文化--美国人太自由,太不信任政府,太不愿意接受哪怕是一点点的不便来保护他人,但真正的原因是领导力。并不是因为特朗普和他周围的人认为,任由病毒肆虐符合他们的政治利益。毕竟,特朗普需要在11月大选之前获得经济结果。
 

上一篇:防空系统又遇火箭弹袭击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经济资讯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